重要公告:
| 注册 服务热线:400-608-1178

明永宣金铜佛像的背景及欣赏

作者/来源:金申发表日期:2018-04-081183

   首先,背景的问题,明朝永乐宣德款的佛像做了有相当的数量,而且现在在艺术品市场上价格可以说是一直坚挺,呈现上升的趋势,因为明代建国初期,从朱元璋一直到永乐皇帝篡位、靖难之役、定都北京,主要问题还是蒙古,蒙古虽然已经退到草原上了,但是势力还是很强盛的,因此永乐皇帝迁都到北京也是很有军事战略意义的,因为南京必定偏南,鞭长莫及,北方可以说蒙古问题困扰了明朝整整280多年,你随便看明史,永远是蒙古的问题。

  牵扯到朝廷里的党争、官僚的斗争,而且大部分财政都用于边防修长城,我们现在所谓八达岭长城实际上都是明长城,就是历代长城里最靠南的了,战国汉长城都在内蒙,甚至还有一部分到了外蒙古了,所以明长城可以说是最靠南的一道长城了,明朝的疆域应该说是在历史上最小的,所以主要是蒙古问题。

因此明朝政府非常重视跟西藏的关系,也就是所谓现在话叫宗教政策、民族政策,他对西藏问题非常重视,西藏的高僧喇嘛,每年都要来北京,红白喜事,就算朝圣来了,明朝政府都给他们很丰厚的待遇,茶叶、丝绸、陶瓷,各种工艺品,这是藏区最喜欢的东西,所以你看明史上都是有采茶叶、采币,丝币的币也写成钱币的币,说明古代的丝织品和钱是一样的,从明史看主要是这几项东西。

我们看《明实录》,在明朝永乐六年以前我都逐项的翻了,还没有佛像,之后才开始出现赐予藏区的大喇嘛佛像,因为藏区信奉所谓的藏传佛教,喇嘛教,所以明政府也非常鼓励藏区喇嘛教藏传佛教的发展,为此宫廷中专门有一个御用监,等于像清朝的造办处一样,御用监,有一个佛作,佛作坊专门生产佛像,从《明实录》上看,永乐六年才开始出现赐给藏区这些达赖喇嘛佛像,在那儿之前可能也有,但是佛像来源不一定是从哪儿来的,永乐六年开始每年《明实录》上都有记载,只要藏区大喇嘛来,都给经书、佛像。

咱们北京市的地名,小经厂、铸经厂,那都是铸造铜钟、刻印佛经的作坊,当然陆陆续续的不一定都是永乐年开始的,明朝小经厂、铸钟厂,因为这些东西都是藏区工艺不一定能达到的,另外他是明代的官式,是一种标准的皇家的样式,还有其他先生的一些考证看,就是永宣,永乐、宣德,这些佛像工匠应该是有汉族、有藏族,从名字上看可能还有尼泊尔人,都在御用监佛作里专门设计了一款这样的佛像。

这种佛像严格说它是藏式的,但和藏式又不完全一样,它还有中原地区的一些细部的纹饰,这些莲瓣,这些缨络、疙瘩,又有中原汉区的一些艺术形式也融合进去了,所以这种佛像可以说是雅俗共赏,有时候藏区可以用,汉族寺庙也可以用,北京的藏传佛教寺院很多的,从元朝开始北京就有很多大喇叭庙,像北京白塔寺,元代叫大万寿延庆寺,规模很大,比现在的规模起码要大几倍以上,现在很狭窄就剩个塔了,在古代起码得它的五六倍的面积,很大。

还有西单商场过去那边护国寺,元代的时候北京的达赖喇嘛庙很多的都很壮丽,但是当蒙古退到草原以后,蒙古地区基本上就没有喇嘛教了,要到明朝末年的时候才又传进去了,因此这两百多年来,蒙区就没有藏传佛教,就是他们自己的跳大神了,萨满教了,所以这些藏区的大喇嘛们来北京,明朝政府给的赏赐非常丰厚,陶瓷、经书、佛像、刺绣、茶叶,这都是他们最需要、最喜欢的东西,当然都不光是永乐时候的事情,在以后这些藏区大大小小的喇嘛有事没事的就往北京跑,有的是在册的大活佛,有的是中小寺庙的大活佛,络绎一道就是为了来北京朝见皇上,要给他们丰厚的回赐,所以有时候弄的接待的驿站也接待不过来,人吃马喂的也成了明朝政府的一个负担了。因为明朝政府对他们非常优待,大喇嘛、小喇嘛全往北京跑,所以以后也做了一些规定。

由于永乐、宣德都做这种金铜佛像,所以目前还是有一定数量的传世品,而且肯定唐卡、佛画也画了很多,但是由于唐卡、佛画那些东西不太容易保存,所以数量我们基本上很难能见到。


永乐御制《三世佛六菩萨宝相》


最近澳门中濠拍卖拍了一幅大的佛画(永乐御制《三世佛六菩萨宝相》),我们都参与了那个佛画的论证,都有录像、有视频,那张画也是大明永乐年施,但是它是施给汉区的佛画,那张画拍了3250万,那也是很了不起的了,所以当年肯定也有很多佛画,但是它毕竟到现在也都六百年了,所以那个佛画不太容易保存了。

但是到了永乐、宣德、正统、景泰、天顺,马上正统的时候有土木之变,正统皇帝还被拉到蒙古草原上呆了两年,正统的佛性偶然也有,很少见,现在青海瞿昙寺有一尊,太少见了。正统以后就几乎见不到了,可能是政局动荡、经济的问题,向藏区送佛像这个形式肯定是有的,有可能永乐宣德的时候造了很多,就用永宣的佛像赐给他们也一样,但是署本年款的,偶然能看到正统的,正统以后官造的佛像就见不到了,有时候风格也不明显,弄不清楚是官造还是民间造的,只有永宣的这种佛像样式特征最鲜明,做工也最好。


大明永乐  无量寿佛  黄铜鎏金  内地宫廷


这就是这次中贸拍卖的永乐款的长寿佛,也叫无量寿佛,弯月形的冠,帽子带都是打成一个弯往上再上扬,大耳铛,缨络,这些东西都有尼泊尔的因素在里边,但因为是北京造的,所以汉风还是很自然的融进去了,另一方面像做的这些蜡形,肯定都是经过皇帝过目的,像乾隆皇帝就非常懂佛像,做好了蜡形,乾隆皇帝都能提出具体的问题,什么冠不太周正,哪个地方飘带应该怎么怎么,是长点儿、短点儿,乾隆皇帝还能够提出的他的意见来。这个肯定当年也有蜡样、蜡形,做出来请皇帝都认可的。

这都在所谓长寿佛,就是阿弥陀佛了,这是藏区的,就是藏传佛教的阿弥陀佛,也可以做成菩萨形的,这是菩萨形的阿弥陀佛,也叫长寿佛。因为阿弥陀佛有两种意思,从佛经里有时候就无量的时空,无量的光芒,阿弥陀佛梵文的意思,因此藏传佛教往往做成两个像,一个叫无量光佛,一个叫无量寿佛,这个也是藏传佛教不同于汉传佛教的地方,汉传佛教就做一个。

双手禅定印,有的时候往往要捧一个宝瓶,那个宝瓶都是后铸的,往往就丢了,这也是很正常的,缨络飘带都非常的细致自然,为什么永宣佛像好,它的相当的一部分工艺都是在后期的錾刻,这个是最难的,铸造出来那很快,但是工到位不到位,做工精细与否,完全是看后期匠人的錾刻,这是最重要的工,有时候也是很费时间的,所以有时候一尊佛像好看不好看、细致不细致,完全看工匠个人后期錾刻的水平,所以就叫“既可以远观,又可以近取”,实际上工艺美术讲的都是这样,既可远观,又可近取,不仅远处就看一个大形,近看也百看不厌,怎么看怎么好,这实际上也是判断佛像真伪的一个标准,一个着眼点。


大明永乐  无量寿佛  局部


好的佛像真品的佛像绝对是一丝不苟,细致入微,丝丝入扣,你怎么看怎么喜欢那个工艺,让你觉得爱不释手,如果是仿品,伪品,他做不了那种工艺,他做不了那么好,因为他的功夫已经达不到了,或者做得过分的细,也是感觉很甜俗,没有那种刚劲的味道,因此判断一个艺术品,实际上也是应该说并不难,第一感觉好,就是因为有很多细节组成的,细节各方面组成了这个东西的好,如果第一感觉不舒服,有点儿别扭,那就是若干个细节组成了整体的不舒服,整体的感觉别扭,所以艺术品的鉴定第一感觉是很重要的,必须要把第一感觉给牢牢抓住,不能听故事,一说他爷爷是冯国璋,他爷爷是李鸿章,跟那个艺术品没有关系的,那个金色也是一样的,它的金色都偏橘黄,比较暖,这种磨了几百年,精心的保存状态下自己的磨蚀磨出来铜胎,不是人为故意做出来的。


大明永乐  无量寿佛  局部


长寿佛阿弥陀佛,脚指头一个一个都很饱满、很立体,当然有那个工艺的粗略,后来越做越简单,大致是几个锉刀就算了,人家这个脚指做的多饱满,一粒一粒的很有写实感。这种写实的东西应该说在藏传佛教上表现的更充分,纯粹汉族人做的东西写实性不强,汉族人做的东西都是装饰性的,但是藏传的东西写实性很强的,是因为西藏文化、印度文化、尼泊尔文化都有一些西方的因素在里边,很写实,衣纹也是一样很流畅,这块衣角像扇子一样,起源很早,四五世纪的印度石雕上就能看到了,一直还顽固地保留着这种扇形的衣角,当然每个时代不同,衣角的细部不同,但是俩腿之间的衣角从四五世纪印度佛像上就有了。所以说,再怎么变,这个佛像的基本的那些要素,那种底蕴的东西还是很顽固的存在的,不管怎么变,随便一个衣纹一个衣角,实际上能够追溯到印度很早的佛像上去。

缨络、飘带、臂钏、手镯,脚上还有装饰,脚上还有缨络,这都是印度人的印度舞蹈,那上印度女的舞蹈脚上挂的项链什么的,垂发,严格说这些装饰都属于女性化的装饰,但是菩萨来说他是非男非女的,所以他做的这些珠珠串串的,实际上是能追溯到印度古代妇女的装饰上。


舒相坐菩萨铜鎏金像


这也是这种姿势的,一条腿翘着的,一个腿支着的,这实际上是如意轮观音,这在法门寺地宫那个舍利函线刻图画上也有这个图像,写的是菩萨,这是如意轮观音,这个题材比较少,密教的题材,也是永乐的,永乐的佛像你看它这个莲瓣很密集,像菊花瓣一样,而且他的背后都坐满了,一圈都是莲瓣,都给他做到家了,以后时代越晚,莲瓣就做的越粗,越来越宽肥,省事,这个莲瓣早期很密集的。

这是半袈四维,绿度母,观音的化身, 21个度母,白度母和绿度母,裙这个做的最多。这是绿度母,度母这类题材也是藏传佛教比较流行,观音眼泪画成21度母,这也是西藏佛教的,好像他们特别喜欢这种理论似的,汉传佛教里没有。


东五方佛之一 东方阿措佛


这是五方佛之一,东方的阿措佛,和释迦佛降魔成道像非常像,但是他是菩萨妆。所以西藏神神鬼鬼也挺麻烦的,有时候你猛一看闹不清楚是谁,但是看多了还能找出规律,菩萨这条腿翘着,这条腿支着,是一种很休闲的菩萨形,藏传像判断他的佛格往往就看他冠上有什么纹饰,肩膀上是法轮还是水瓶,还是手里拿个小道具,这都叫标志,靠这个小标志能够准确的判断他的佛名,汉传像没有这么多的标志,只有藏传像特别强调标志,有时候小零件一丢你就得慢慢琢磨琢磨,根据他这个动态,他那个小标志应该是什么,手里拿着金刚杵和金刚铃的是金刚萨埵,也属于密教的一尊菩萨。



另一方面,藏传像就是永宣像,他的封底特别讲究,器壁薄厚都一致,而且一般情况下是等距离的八个埵口,九个的偶然也有,因为埵口的三角毛刺把它的底盖固定,器壁非常规整,没有薄厚不匀的情况。

这还应该是绿度母,手里拿个水瓶,这也是绿度母,大明永乐年施,刻款也很刚硬、细瘦,而且款是从左往右写的,这和古代汉字不一样,古代是从右往左,拼音化的文字包括英文、拉丁化的文字都是从左到右,只有中国是反着的,从右到左,所以说这个也是为了适应藏族的阅读习惯,他们藏文也是从左往右写的,线条也很刚瘦,基本上也能分析出来有那么几个写手,永乐年时间也不短,有几个写手,头发都要染成蓝的,按照佛经说佛发是干青色的,所以染成蓝的。大明永乐年施。你看脚指头做的多饱满。有的底盖上还刻着十字交杵,金刚杵打成一个十字,我刚才前面说的是彩墨,或者是写彩碧,手向上曲的,大明永乐年施,你看这个磨蚀得非常自然、非常舒服,不是急功近利硬擦出来的,几百年自然的形成。


文殊菩萨


文殊菩萨,经书、宝剑,这是文殊菩萨的标志。这尊像可能有点儿异议,款也有点儿模仿感,按说做得不错,现在永宣下也就是这二十多年,90年代中期以后才开始价格一路往上走,最早15万、20万、25万那会儿我都觉得贵了,现在普遍的要添一个0甚至都不止,因此,现在内蒙、包头、天津、辽宁也有一些作坊在仿制,基本有的都快乱真了,但是你要看多了的话,总感觉按书画的说法叫差一口气,那个气息上还是不够的,那就是必须经过你多年的积累,你第一眼的感觉,应该现在也是精益求精,你这个辨伪的书中怎么写他就怎么改,非常谦虚。

这个应该问题不大,这种莲瓣也是另一路,也有做成菊花瓣一样,四臂观音,这些线条都很流畅。这个还是金刚萨埵,把手扬起来算是金刚手菩萨,手里拿着金刚杵。这种弯月形的花应该是能追溯到伊朗萨珊王朝的弯月形宝冠,相当于唐朝了,这还是菩萨的冠,没有特殊的标志,如果有水瓶,有宝塔,说明他特殊,这个有金刚杵,在这儿已经够用了,他往往脸上有的时候还再涂一层金粉,涂了金粉白粉以后就比较粗糙了,可以再画五官,用完这个金太亮太光,它那个颜色没地方挂不住,这都没问题,这都挺正常的,四臂观音,这个是金刚手,长寿佛,长寿佛就是阿弥陀佛,但是他做成菩萨形,也可以做成佛形。文殊,宝剑、经书这都算标志,这个是金刚萨埵,一个手指,一个手拿铃,一个手拿杵,这叫金刚萨埵。


金刚手菩萨


金刚萨埵,这涉及到很多密教的理论。四臂观音,这个一看和刚才那个文殊菩萨挺像的,但是他这个是一个水瓶,如果是文殊菩萨这是一个宝剑,这是经书,这就是文殊菩萨,零件一换,这换成个水瓶,这就成弥勒菩萨了,弥勒菩萨是有水瓶的,有的时候是还有法轮。

这是佛教里的弥勒佛变化成菩萨形,他的标志就是在这儿有一个水瓶,有的时候这边还有法轮,有的时候还有宝塔,这都无所谓,这就叫弥勒菩萨了。如果这些小标志丢了,你只能说是菩萨了。文殊菩萨、宝剑、经书,文殊菩萨是管智慧的,班禅喇嘛就自称是文殊菩萨转生,宗喀巴也算是文殊菩萨转生。这个经书是智慧,这个宝剑也是斩断烦恼、斩断尘往,斩断无名、斩断愚昧,所以文殊菩萨是主管智慧的。



你看这个像挺怪的,这儿有一个洞,实际上原来还有永乐款,这个脑袋后边也有一个洞,这个被人做台灯座了,过去又不值钱,特别是洋人最喜欢玩这个玩艺儿,中国大康熙的棒槌瓶什么都当台灯的台座了,所以底下有时候往往给打个孔通电线,这个也是我在鉴宝的时候拿来的,我一看这个有洞,我再一看脑袋后边也有洞,那就是改成台灯座了,这都是通电线的地方,这是开关的地方。

这是永乐款,实际上这个东西修好了也值几十万。农村的一个姑娘拿来了,她也看不懂,她说有一个收古董的一下给80万,吓的不敢卖了,他给8000没准儿就卖了。你看这个脚链做的多好,脚脖子这儿也有项链,这实际上都是印度古典舞上我们才能看见这个东西的,看看胎,胎里也很正,八个垛口也还挺规矩。

这是宝剑、文殊菩萨,经书,举着宝剑也可以,这个字就是另一个人刻的了,但是东西不假,这种刻款的也难免,因为毕竟它是作坊里的东西,严格说就是90年代以前就没有仿品,因为这个东西它不值钱,藏佛过去是很不值钱的,您要费这么大工夫仿那多费事,从蜡形,到铸造,再到錾刻,再鎏金,那太费事了,那不是一般的工艺,过去根本没有人仿,过去仿就仿青铜器,什么仿北魏佛,所谓六朝的佛,明朝的佛都没人仿,那不值钱都是废品站的东西,所以有的时候要综合判断,有一些地方出现了问题,不一定是伪品,但是你要综合看。

这也是一尊菩萨,也有点儿像如意纹观音,这个是长寿佛,这个就做的有点儿僵,是不是宫廷那一路的也不好说,因为永宣的佛像做得太好了,所以藏区的人特别喜欢,藏区也仿,古时候就仿,倒不是说为了获利,觉得这个样式太美了,做的太细了,不一定是北京造,你看这个莲瓣也僵,动态各方面都有点儿僵。这脚做的多生动,这衣纹多流畅。



这个好,这是标准宫廷里的优秀的东西,字都是后錾刻的。这是地藏菩萨,做的题材比较少,总之就是宫廷里做的像,虽然是为藏区做的,但是密教的或者说是双身的,多胳膊、多手的,大威德这个那个的数量少,这种标准的单体的数量多,因为那个东西太废工夫,太废时,因为他毕竟只不过是皇家的一种高档礼品,所以都是观音、度母这个题材多,那种多胳膊、多手,几十个脑袋那个太费事,大威德金刚,那是很少的。

地藏菩萨也少,金刚萨埵,观音,这都不好说了,这底就不好,发肉,垛口也不规范,器壁各方面都发肉,不刚劲,这都没有问题,下面线条什么的也说得过去,但就是看多了以后你感觉好像没劲,这些很可能就是现代仿品,款什么也还说得过去。这个东西不假,是永宣样式的,但是肯定不是北京造,应该是西藏造的,也是老的,起码也够明代的,仿北京的。说不上有什么问题,造型上没有问题,但是说不上问题的问题,这个文物鉴定就是有一种感觉,说不上问题的问题,你很难给他归纳,那就是你感觉上不那么对劲,你具体给它理论化、操作化、量化、还很难。

所以真正的鉴定就是在这个地方才见功夫,第一眼看是那个意思,挑不出毛病,但是你总觉得说不上哪儿不对了,是一种可体会不可言传的境界,这种东西往往就可能是有问题,总感觉还是线条不够流畅,细部什么都不行,功夫不到家,感觉软,比较单,所以我讲课的时候也经常有学员提问了,是不是做的不好就是假的,严格就是说你总在挑毛病,但是也未必,如果是真的本年的他也可以做得不好,但是他这个不好也有时代气息,也另有味道,就像我们平时玩古有官窑还有民窑,粗路份做的挺粗糙的,不能说因为粗糙就是假的,有的也很有味道。所以这个不能说是只要做的不好就是假的,但是你如果判断一件东西是仿品,人家必然就要问你,你为什么说是仿品,那我们就只能这么说了,这个线条有点儿软,造型有点儿软,细部不太好,手做的比较粗,你要给人一个量化的依据。实际上这些东西并不是我们关注的要点,但是你既然判断他是仿品,你就得说出理由来,我们就只能找理由,但是如果你说做的不好就是假的,那你又走到另一个极端了,又偏了,实际上并没有掌握住鉴定最基本的神髓的问题,神随是没法说的,但是我讲课不能老说这气不好,这味道不好,人家就说你是望气派,但是到底哪儿不好也并不意味着说不好就是假的,这是两种概念。所以这个艺术品鉴定有时候是一种灵性的东西和悟性,你看这都还是不行,有这种衣纹的流畅度,这种力度还是不行,那你就说作坊里的学徒工做的,临时工做的。



这个胎质更不行了,器壁薄厚不一,这个垛口乱七八糟,人家那个真正的器壁多规范,一看底就完了,它还是技术不过关。

他那个是新的,新的一般就那么回事了,随便搁点儿,搁不搁都行,如果是真的话,里边要有经书了,五谷杂粮了,什么玛瑙珠了,沙子了,药草了都可以,那都属于法身舍利,都算释迦佛的舍利,那叫法舍利,如果是穷人,连药草、玛瑙珠什么珠珠串也买不起,你就到海边用一些清静的沙子装着也可以,也算是法舍利,这在佛经上都有记载的。这都不行了,都是太臃肿,这都是故意磨出来的,底也不对,没有这种封底法,这个也不行。

宣德,永乐完了宣德,宣德的时候和永乐差不多,但是做法略逊于宣德,首先它莲瓣比较宽了,那种瘦的菊瓣形的莲瓣不多了,造型不如永乐的那么秀美,这款也是一样的,也是錾出来的,挺有劲的。

像这个都不行了,这肯定不是北京的,但是也不新,说不定是藏区造的,这就不行了,这纯粹胡闹,这是新的,新的都没谱了,工艺上很粗略,你看这个耳朵根本就不耐看,莲瓣也粗糙。

这是仿品吧,这也不行,这身上罗利罗嗦的这么多花纹,这都不对,但是这个倒不像新的,什么时候仿的?这个不用说了,这个太一般了。这都不行,这都是仿品。这个没问题,做的也不好,宽莲瓣应该是宣德的,莲瓣比较宽了。这都是新的,你看这款刻的软弱无力,新的,封底也不对,器壁太圆,不刚劲,这是新的,这都是人为做出来的,这个也不好。



这个题材挺少见的,金翅鸟,这应该是中间还有佛什么的,这两边,但是做成金铜的金翅鸟挺少的,宣德年施,这也是海外回流的,这个窟窿是不是他们也装过开关还是装电线。

这就是汉区,汉式。总之,就是永宣的东西,应该说民间已经基本上不存在了,所以,不能轻易下手,还是找这几个可靠的拍卖公司更安全。

这个财宝天王,是四天王之一了,毗沙门天,骑在狮子上面,手里拿着伞,这也是藏传佛教特别喜欢的题材,汉区的佛像骑狮子的,拿伞的很少,当然我们现在看见明代的寺庙虽然山西、北京也是明代的寺庙,但是它也有这个,实际上是受了藏传的影响了,真正的汉传的佛像,骑狮子这种毗沙门天也就是北方天王很少,骑着狮子的,拿着伞的都属藏传像。

这个做的也不错,绿度母,这是西藏拉萨的,嵌松石,做的还是挺规矩的。这脸上也是涂了金粉,然后再描画的眼睛,斯瓦特风格,现在斯瓦特、克什米尔这路比较偏的佛像在咱们拍卖会挺贵的,也就是最近这十年被藏家越来越认识了,价格贵了,过去这东西一般人看不懂,斯瓦特、克什米尔都在阿富汗那个山谷里,当年白匈奴有一支把他们的佛教毁灭了以后,他们逃到山里去了,斯瓦特河谷,现在那个地方也不好去考察,现在塔利班什么的,那玩艺儿也比较危险。

这些佛像都是早期的,相当于九世纪、十世纪晚唐五代时候。这个挺好,十一面观音,典型的北京工,康熙的,典型的。这个也是典型的尼泊尔的,这个大衣都像从水里出来的一样,出水式的,这都是印度萨尔纳特地方上的样式影响到尼泊尔的,衣裳就像一个披风一样,人就像从水里钻出来的感觉。

玛哈嘎拉,这是大黑天,也是战神、军神、财宝神,玛哈嘎拉在西藏佛教里头也是非常受重视的,Maha是大的意思,Kala就是黑,kala,Maha是大,大黑、大黑天。

这种塔你看像阜成门那个白塔,这是典型的,旃檀式,这是西藏尼泊尔典型样式的塔,早期的塔有的上边是莲花,有的是宝珠,到了清朝就变成弯月和日月牌了,这个早期都是莲花、宝瓶什么的,你看白塔寺那个还是宝瓶在那个上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