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要公告:
| 注册 服务热线:400-608-1178

擦亮消逝的时光(之一)

作者/来源:廖文伟发表日期:2018-10-22697

人到老年,回忆过去了的漫长的年月,轻轻地将褪了色的逝去的时光擦亮,便是一种乐趣。

门,曾经是无须上锁的!

我的诸多收藏品中,有两把古气萦萦的簧片锁,是清末民国初期女儿出阁时,娘家嫁妆箱笼上的锁具。其中一把錾刻婴戏图,四名小儿在草地上欢快地玩耍,其体形略小;另一把錾刻青年男女约会图,男女分坐花丛两头,各自牵着丝线的一端,其体形略大。图案寓意千里姻缘一线牵,早生贵子,儿孙满堂。这种有特定意义的簧片锁,一大一小,旧时是称作子母锁的。

初级的简单的金属簧片锁,出现在两汉时期,唐宋时期已经比较完善。中国城乡,迟至到上世纪50年代早中期,卖锁的店铺仍以出售簧片锁为业,寻常百姓,门上也多只钉“牛眼睛”搭扣,一扇门钉一套,用簧片锁贯穿着,门便锁好了。


簧片锁


簧片锁有大有小,最大的要数慈禧太后锁经堂的那把,据说100多斤,两个太监才能对付。最小的不足一两,可称之为簧片锁中的袖珍娃娃了。

簧片锁大多是黄铜制作,精巧的刻錾着各种花纹,甚至制作成小狗、小鱼、小葫芦等等的形状,生动活泼,十分可爱,要价自然也高。一般的素面无花纹,平面看,就是个长方形的傢什。大凡出门,用簧片锁锁上门,就万事大吉了。

簧片锁一统天下的年月,中小城市高楼大厦还没问世,两层三层便已经十分稀奇。街巷两侧,黑瓦青砖屋鳞次栉比,一家一户。门都是朝街巷开着的,统称之为大门。

那个年月,大偷小摸通称为盗贼,并不多见。也是那个年月,若是夜行为贼者,称夜贼,撬门入室的被视为大盗。从屋顶上揭瓦进屋,或者翻墙入室,那便要升级为飞贼。

而几易其地作案又经年逍遥自在的,便冠以汪洋大盗美名,则是贼中之极品了。夜贼、大盗、飞贼、汪洋大盗是城乡茶余饭后讲故事的极佳段子。

茶馆里,几个茶客头挤成一堆叽叽咕咕,十有八九是有人在通告,某某街某某巷昨天有人忘了栓上门栓而夜半失窃,据说灶屋里(如今称作厨房)少了五斗米,丢了一壶油,叽叽咕咕者生怕惊吓着没有见过世面的,压低嗓音,竖起耳朵……倘若哪里出现了撬门破窗,或者揭瓦翻墙的大盗,那可是吓得人死的特大号新闻。

在我的老家醴陵,不到半天功夫,滿城就会传个纷纷扬扬。而且越传越神奇,后来竟会有人信誓旦旦,亲眼目睹他在屋顶上如履平地,飞来飞去,听得人毛骨悚然,闹得城里尽人皆知。

今天想来,进瓦屋平房行窃,就算是揭瓦翻墙吧,同当今的顺着燃气管道从二楼爬上二三十层高楼,挨家挨户去取(请原谅不用偷字)住户一部手机,一台手提电脑,几千几万元人民币,当真的是雕虫小技,小巫见大巫了!

夜贼既然如此“稀贵”,光天化日,嫌簧片锁麻烦的,当然便大有人在了。记得孩提时代,我同二弟、大妺出去玩,父母又不在家,便找到簧片锁,将它穿在“牛眼睛”搭子上,并不锁紧,然后放心大胆地玩去。

为什么只挂而不锁呢?原因之一是,谁的家里都有二三把簧片锁,甚而至于三四把,锁匙又长又大,一串的话,不便携带,又容易丟。原因之二是,反正也没有听说过几回贼,不锁也无妨。


簧片排列成三排的“六簧锁”锁芯


母亲在大街小巷里偶然撞见了玩得疯了似的我们兄妹,会老远地喊着问:“挂上锁了吗?”

“挂了。”我们回答。

这就行了,母亲于是放心大胆地去忙她的事,挂了锁,等同于上了锁。

倘然,父母先我们兄妹出了家门,也是大街小巷里偶然撞见我们兄妹玩得正疯,她们会大声告诉我们::“锁是挂着的,早点回去,呵!”

“好的好的。”我们顺口溜似的回答。

大声地说着只是“锁是挂着的”,并不在乎隔墙有耳,不怕别人听见,当然地也是因为贼们过于稀缺。

然而,我们一般都是不会早点回去的,大多数“归巢”的时刻,家里屋顶炊烟袅袅,母亲早就在厨房里忙碌着做饭了!

甚而至于,有的时候,我们怎么也找不到锁,不知母亲将它搁放在了哪里,便隨便找根竹签、小木棍之类东西,横插在“牛眼睛”搭子上,权当是锁了门。



簧片锁锁芯与锁梁


街坊邻里来串门,见竹签、木棍如见锁,不会贸然拔掉竹签、木棍闯进去的。父母亲们同样经常这样做,并非他们学我们的样,是我们照他们的葫芦在画瓢!

还依稀记得,那时日,我们家住太一街正对自由巷的高台阶黑瓦屋,是三家人合租的,有天井,我家住北进两间。那一天玩得大汗淋漓回家,老远看见台阶上坐着个人在抽旱烟,竟是远在西乡唐家渡的表舅,他进城办点事,来探望表姐姐。见门上插着竹签,便退出来坐在屋外等。他绝不会拔掉竹签、木棍进家门的,瓜田李下的事,那年月是没有多少人会干的。沾亲带故者都如此,一般熟人朋友岂会越雷池半歩?

更加的让我们觉得有趣的事情,是天热的季节,晚上难以入眠,洞开房门通风自然凉爽许多,于是当门斜放一条竹扁担,权当是把了门。

在我的记忆中,就是十四五岁的年岁,扁担把门的事也是常常有的。而且,这样子作的并非我们一家,能近取譬,见怪不怪。

当然的,出远门的时候,或者是长时间不在家的时候,簧片锁便当仁不让了。

弹子锁是1958年前后才大规模走进千家万户的,后来又发明了“呯锁”,门一带便“呯”的一声自动锁上。再后来便有了保险锁,再如今又有了防护窗、电子眼,甚而至于指纹锁,乃至天眼,等等等等。

当然的,这是因为贼们也在日益的翻新,当年的大盗、飞贼统统降了级,今日都只轮得上称小偷。而今日的小偷一般都不小,大到400斤重的保险柜都敢几个人上阵,搬将出户,碎而取物!

1958年我从醴陵来到长沙,曾目睹长沙贼示众。那一天,听说中山路百货商店抓了个贼,正在示众。没见过贼,好奇,匆匆赶去看稀奇。赶到时,那贼正被捆绑在商店前的大石柱上,围观者已经数百人。一打听,原来那贼趁营业员不注意,偷了商店里的一支钢笔。但他不甚机灵,隨即就被抓住了。

混水摸鱼拿那么一支小小的钢笔,现如今只是付之一笑的事情,根本就是犯不着大动肝火的小事一椿。

白驹过隙,七八十度春秋,一晃便从窗下门前溜走了,簧片锁把门的岁月一去不复返。就是为着簧片锁曾经是家家户户当家把门的卫士,是历史上曾经存在低档贼的见证。

它们,如今荣升为驮负着历史文化的古玩文物了。一把好的簧片锁,今天已经难为傥来之物,千金难求了。


送鉴指引

通过联拍在线官网

(www.51bidlive.com)

联拍在线微信端、APP端

均可轻松送鉴

送鉴热线

400-608-1178